首页> 新闻资讯> 新闻详情

流光溢彩唤童心 · 创新设计助改革 | 我院设计的“中国最美乡村小学”刷屏全国

浏览量:    发布日期:2020-10-26



改造的目标是让孩子在更加多元多样的学习生活中培养学习的兴趣,形成积极的心理,逐步养成学习的习惯。即使他们未来仍留在乡村,也是阳光、自信的。

——王伟


1603677103725290.jpg

1603677128157259.jpg

1603677138419101.jpg

1603677144842236.jpg

1603677149272798.jpg

1603677159834455.jpg



在今年国庆档票房冠军电影《我和我的家乡》中最催泪的《最后一课》结尾,一所外表看起来流光溢彩的小学成功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这不是临时搭建的建筑,而是真实存在的一所学校——我院设计改造的淳安县富文乡中心小学。这所学校自2018年底改建完成以来,因其独特的设计已被各种媒体争相报道,考察团、打卡者一直络绎不绝。2019年底并由人民日报出品了专题纪录片--《家在中国》。电影上映后,又掀起了新一轮打卡热潮。


1603677745385724.jpg

1603677746328824.png



中国城市化进程飞速加快,伴随而来的是乡村学校的慢慢消失。数据显示,有两万多所学校为20%最贫困家庭的农村儿童提供服务,这些家庭没有能力上学,富文乡中心小学就是其中之一。它是偏远农村的“落后学校”之一,设施落后,教师不足。所以此次改造项目的主要目标是通过适当的重建,为儿童提供更好的教育和更好的环境,探索适合的教育方式,让一批人、几代人有信心、有文化、饶有兴趣地愉快地生活下去,孕育出美好的乡村文化。改造后的富文乡中心小学从新颖独特建筑形式中传达的积极、活跃,与学校所希望的在长期的教育中潜移默化传递给孩子们的东西是彼此呼应的。


1603677784509693.jpg


一、乡村小学的困境


杭州是一个经济发达城市,但也有不发达的远郊山村。几乎所有农村小规模小学都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教育质量不高”、“学校环境差”,这些学校就像人患上了渐冻症一样,都在不断“萎缩”,如果缺乏有效的挽救措施,有可能一步步走向消亡。大量生源外流,小部分是因为家庭生活基础外迁,大部分是因为学生家长“异地择校”。


在类似情况下,教育部门决定进行试验性调整,在适宜的地点建立小规模学校,期待这些学校能更好地适应农村儿童发展,并拥有复合多元的教育机制。


富文乡中心小学就是背负了这样的期待建立起来的具有试点和示范作用的“样板”小学。小学改造的目标是让孩子在更加多元多样的学习生活中培养学习的兴趣,形成积极的心理,逐步养成学习的习惯。即使他们未来仍留在乡村,也是阳光、自信的。


1603677822211350.jpg


2016年2月,富文乡中心小学被确定为杭州市农村小规模学校综合改革整体提升首家试点学校。2017年底,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总建筑师王伟及其设计团队完成了小学的校舍整体改建设计,2018年2月开工建设。


1603677853263654.jpg


二、融于环境的建筑


富文乡中心小学位于杭州市淳安县东部,距县城25公里,是一所公办小学,创建于1956年,占地7200平米。学校选址在县公路旁边的台地之上,四周都是村居和连绵环抱的群山,有充分可利用的自然景观。


中国大多数学校建筑往往更看重功能性和经济性,而忽略建筑形体的美观和内部空间的营造,因此显得呆板而又缺乏想象力,和自然环境更无关联。改造后的富文乡中心小学与周边环境十分融合。富文乡中的民居多为坡顶小楼房,立面装饰材料有红色、灰色、白色、黄色、蓝色的瓷砖、瓦板、涂料、 波形板等,丰富多样。改建设计来自山村儿童最熟悉的灰红色坡屋顶山村家园和起伏山峦形象的启示,一条由爬梯、索桥、斜坡、曲廊组成的宛如蜿蜒盘旋山中小径的立体通道与竹林、果树、山花、小池交织。学校的颜色与坡顶的造型和周围的民居相呼应,和优美的山水风光形成对比。在青山环绕的富文乡,远看学校如同一簇鲜艳的山花,绚烂多姿。


1603677912575592.jpg

1603677933563387.jpg


三、互动交流的空间


改造后的校舍,如同将不同标高、尺度的各种主题小屋——教室、阅读、游戏、 交流、探索、眺望等空间连接成一个微缩的山地村落式的魔幻立体新世界,它更像是孩子们在自然中自由成长的亲切的家。


改建把原来的20间大小功能相似、设备简陋的教室,共1077平方,改建成10个学习空间,面积共871平方米——其中包括六间标准教室,三间综合性的专用教室和一间人文讲坛。把原来10间教师用房共1059平方,改建成8间279平方的管理及行政人员办公室和教师交流活动室,教师日常办公都在标准教室,以促进协同教学和全科教师的培养。


减少的面积主要用于扩大学生活动的室外公共空间和室内运动空间:公共空间既是学生玩耍的场所,也是学生交友、学习的地方。


设计师在原有教学楼走廊的外侧加设了钢结构,加宽了原来狭窄的走廊。在教学楼的西侧搭建了用于课外活动和户外活动的空间,先是有屋顶的风雨操场,接着是一层水池,涂成浅绿色像竹子的细长柱子托起几个位于二层的彩色活动空间,而后是层叠的增设的尖顶小房间,里面放着陶艺、手工的用具,设置了舒适的“小窝”与“树屋”空间,在小屋之间结合儿童玩耍的需要设置攀爬绳网、攀岩斜坡和楼梯配合使用。阳光下的彩色屋顶让每个房间具有了不同的性格和质感,朝向操场的方向设有门和窗,大多半开放并与原有建筑的外走廊结合,每个彩色房间彼此保持间隔,不同高度的窗口利于空气对流,确保没有一个空间会有闷热和空气淤滞的问题。


同时,考虑到学校所处的地理位置特点,在校园设计上打破了学校和乡村社区的边界,将学习空间扩大到学校以外的乡村中,将乡村的自然、文化作为重要的学习内容,体现乡村学校的特色,培养学生的乡土情感。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x_co=1.webp.jpg

1603677975935412.jpg



四、宜人舒适的尺度


说到乡村教育,大多数谈的都是物质投入,而设计师关注更多的是孩子的心理和生理,他要在设计上提供各种可能性、人性化的设计。所以在把握整体空间效果的同时,他也对一些建筑细节下了功夫,比如照顾到学校的主要使用人群是小学生,为此做了许多孩童尺度的设计。首先教室全部做成落地窗,让低年级的孩子坐着也能欣赏到窗外四时变化的风景,在忙碌的学习过程中也可以偶尔放松一下心情,反而更能促进持久学习。其实像日本和西方国家的幼儿园、小学教室的窗户都很矮,符合孩子的视线高度,而中国大部分学校窗台的标准高度是90厘米,这样的高度对低年级的孩子来说一定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所以设计师把窗设计得矮了一些,让小孩子能透过窗户看到外面的优美的山村风景。


另外,对于教学楼里的学生使用的主要楼梯,设计师将原来台阶的高度做了调整。按照国家标准,学校每节的台阶高度上限是16厘米,宽度不小于27厘米,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样的标准。事实上不合理,6岁和18岁的学生,怎能使用同样高度的台阶呢?调整后的台阶的高度为14厘米,宽度超过30厘米。仅两厘米的变化,就让那些楼梯一下子变得更适合小孩子行走。教学楼里加设滑梯的楼梯,也因为坡度合适,怎么使用都是安全的。


1603678017983878.jpg

1603678020588481.jpg


五、新颖美观的材料


建筑立面用18种颜色的PC板与8种颜色拼色的碎瓷片构成了丰富的视觉效果,图形的组合切换,处于不同的距离看这座建筑会产生不同的立体感认知。这座建筑有时把三维的小屋悄悄扭转一个很小的角度取得与二维的图像一致的效果,它既是一栋建筑,又如同许多靠近的建筑,形成了有趣的特殊效果。


和一般建筑不同,富文乡中心小学用了大量的彩色透光材料,设计师认为孩子的成长需要明亮的环境,不仅要有好的采光,更要有美的光。当阳光打进这些透光的材料,给孩子们带来的是无尽的光明和愉悦幻想。虽地处乡野,改造项目并未采用乡土、低技的“常规”建造方式,而是试图探索在中国和全球传统建造工艺渐失,人力成本攀升的时代,将高效、经济、环保的现代预制轻型结构和适当的传统手工艺融合并期待由此产生的新类型。


工厂定制的多种红、紫色系列聚碳酸酯透明耐力板墙,屋面结合局部碎拼瓷砖镶嵌工艺,水磨石的地面,成品的仿竹波形塑木板,自由折叠开合的门窗,营造了青山翠谷间明快、缤纷,与山色、天光、清风、星空对话的儿童世界,健康、艺术、自然的生活场所,这正是孩子、老师和家长们所希望的,也正是大多数城市或乡村学园所缺失的。


微信图片_20201026100823.png

1603678175151167.jpg

1603678175988273.jpg


富文乡中心小学改造完成后,迅速成为网红学校,被誉为“中国最美乡村小学”。据富文乡统计,学校改建完成以来,省内外来校参观考察的有236批次5182人,来校研学的有17批次1070人,假期自主参观人数累计已达18377人。由此带动的是,近千人次到周边住宿、用餐、采摘、游览,周边旅游经济因为“网红”学校得以一振。


1603678224815015.jpg


它通过校舍改造所传达出来的创新的教育理念、先进的教学手段得到全国关注,已经吸引乡村儿童回流上学,甚至有城里的孩子选择来这里读书。校舍的成功改造有效提高了农村小规模学校的教育影响力,有力地推动了乡村教育“换道超车”的教育改革。


1603678246606935.jpg


项目名称:富文乡中心小学改造

项目位置:杭州市淳安县富文乡

主创建筑师:王伟

设计团队:武兆鹏、胡斌、郑佩文、危石军、钱力玮、邵超凡

结构设计:杨国平

机电设计:赵铁均、雷国龙

施工单位:浙江吉祥建设集团有限公司

基地面积:10833 ㎡

建筑面积:2604 ㎡

结构形式:钢框架结构

设计周期:2017.6-2018.2

建造周期:2018.3-2018.11

建筑摄影:郎水龙、郑佩文


趁着“热点”,我院组织全体员工在节后观看《我和我的家乡》。


电影里,当学生按着自己的画纸构想,真的建造出五彩斑斓的校舍的时候,整部影片的泪点出现了。把家乡情感凝聚在乡村教育上,凝聚在读书改变命运上,也恰好是读书人的最大情感体验之一。设计师们通过特殊的方式再次欣赏这座美丽的学校,同时对“教育根植于爱”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悟。


1603678287938984.jpg

1603678292465446.jpg

1603678297367394.jpg


【设计师王伟】


1603678351246987.jpg


教授级高级建筑师

浙江省首届勘察设计大师

中国美术学院风景建筑设计研究总院有限公司总建筑师

王伟大师工作室主持人


执业以来一直专注于公共建筑设计,多项建筑作品获得了国家级、行业或省级建筑设计大奖。专业之外,广泛涉猎哲学、文学、绘画、服装、摄影、艺术史等相关专业,所设计项目极其注重建筑与自然、与生活、与人的完美结合,多数作品具有建筑—室内—景观设计的完整性,并注重因人、因事、因地、 因时代的思考,追求技术完美下的艺术情感表达。



 资料来源:王伟大师工作室

 编辑:吴颖

 审阅:梁宇



返回顶部